张可欣,大一,18岁

自上大学以来,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熬了多少个夜,不记得在夜深人静的图书馆里赶了多少份
作业,也不记得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听了多少首民谣。
星期一,今天恰巧考试和面试撞到了同一天,还有那些仿佛永远写不完的习题。今天是难得的
阳光明媚,它不停地散发着光芒,让古老,或者可以说是古板的教学楼稍微有些活力。虽然它抵不过
寒冷,还有些刺眼,但不得不承认,我还真的很喜欢,很喜欢这缕阳光。
三月,四时最好是三月。韩偓先生曾说,三月该是春,而春好比正值青春年少的我们,当是精
力充沛,风采动人的时期。三月的美让人着迷,无论是千年之前,还是所在当下。可这里却有些不同
,理论上说,早已入春,可春意却迟迟未到。无论是还没融化的小雪堆,还是时不时吹来的刺骨寒风
,或是人们身上厚厚的棉袄,春,你说,你是不是睡着啦。
2018,六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六年,从初中,到高中,再到大学。有时候会问自己,这么多
年,错失的是不是那热热闹闹的年夜饭,鼓乐喧天的鞭炮声,嘻哈活泼的孩子们。其实,我挺想在家
,桌上有着热腾腾的饺子,香飘十里的鸡鸭鱼肉,鲜翠欲滴的瓜果蔬菜。大家举起手中的饮料也好,
啤酒也好,伴着春晚的倒数,笑着,喊着:“过年好!”
回想起六年前,刚刚踏入这个属于我的崭新生活的时候,我还是一名刚刚步入初中的学生,懵
懂青涩,甚至有着些许莽撞。当时的我因为语言障碍没办法与身边的人交流,朋友少之又少,周末也
不知道应该去哪里。以前从来没有把成绩放在心上,应付差事般地翻翻书,还不断犯着这样那样的错
误,像个简单童稚的小男孩儿,每天做着天马行空的梦,而对于不久的将来却毫无规划。印象最深刻
的是,来加拿大后的第一次回国,本来严重晕机的我,硬是趴在狭小的窗户旁,看着夜晚那座灯火通
明的城,在飞机落入国土的一瞬间,所有的不适都被开心这一种情绪所冲散。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,
无忧无虑地度过了一个月,本该走了,但却因为我执意,爸妈把机票又延迟了一个月。尽管一个月后
依旧满是不舍,但我清楚我总是要回去的。身边的人说我只是因为在国内的生活自在才会不舍,他们
说,我只是贪玩儿。十二岁的我嬉笑着点头,心里想着童年的玩伴,国内的美食,各式各样精致的小
店,大型游乐场。我想,他们应该是对的吧。
而六年后的今天,误打误撞地走进了数学系,说来有趣,一门小时候哭着喊着都不想继续学的
科目,现在变成了我的专业。大学的压力是无形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感觉身心疲惫,有好几次都是抱
着课本在电脑前睡着了。但不管自己怎么抱怨,不得不承认,我还是享受着现在的生活,虽每天忙碌
,却充实有意义,哦对了,不知从哪一天起,读书变成了我的习惯,潜移默化。感谢那时候的我,贪
玩儿也好,幼稚也罢,是她一步一步带我走到了现在。六年前的我天天盼着回国,什么都在变,可唯
独这一点,像是挂在我心里的月亮,愈是夜深,就愈发明亮。每次压力袭来的时候,它也总能安抚我
,正是这份思念,陪伴着我。十八岁的我,每当想起国内,充满回忆的大街小巷,尽管它真的真的没
什么特别的,好像还有点破旧,我应该不是贪玩儿了吧。
明月楼高休独倚。
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写了这么多,其实归根结底,就是,想家了。

Admin

微信二维码分享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