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和西方:茶叶和枫叶的相遇

 作者:Jack Gao

在五年前的七月,一个小学刚刚毕业的孩子,拖着两个行李箱,身单影
只地开始了他在西方的生活。他行李箱载着的,不仅仅是被子、外套、和感冒
药,里边载着的更是父母早已为他规划好的西方教育的蓝图。他曾憧憬着施展
远大报复的画面,幻想着开学的第一天,自己依然是孩子王,就像在中国的学
校一样。可学期的一开始,上天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,迎接他的是隔阂和挣扎
。作为十五个人班级里唯一一个华裔,他也想像其他的孩子一样,成群结队地
进出班级,也想午饭的时候和一群朋友嘻嘻哈哈,假期一起约着去旅行。这无
非是天下所有小孩子的愿望,他害怕自己被孤立,害怕自己变得可有可无,更
害怕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。
2014年8月21日是他第十二个生日。那天晚上,他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
间中,把脸埋在枕头里,上气不接下气地哭。深夜,脸上的泪痕早已经凝住,
这时候,天性中生存的欲望又迫使着他去想办法熬过去,去克服它,适应它。
在生存力的作用小,他开始想如何融入新的集体。本能告诉那个刚刚12岁的小
男孩,想融入他们,就要抛弃自己,变成他们。于是,他学着和他们穿一样的
帽衫和牛仔裤,用一样的口头禅,看一样的电视,听一样的歌,他说服着自己
,忘掉中文吧,忘掉黄皮肤吧。一个月,两个月,半年,一年。终于伴随着“西
化”,他也差不多融入进去了他们。在第一次享受到和朋友们去玩然后再把照片
传到脸书上的快乐时,他笑了,那正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。
可他内心深处的挣扎却从未减半。他开始变的扭曲,开始完全不能直视
自己华裔的身份,并拒绝上中文课。过年回国,他不愿意和父母一起串门,有
一次早上吃早餐,妈妈倒了一杯热牛奶给他,可妈妈的关心却让他动了怒。他
对着妈妈吼道:“没人把牛奶放在微波炉去加热。我要冰的!冰的!” 他妈妈惊
呆了,只小声说了句:“儿子,冰的对胃不好”,便离开了,她不知道儿子到底
怎么了,小男孩傻傻地愣在那里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。就这样,他度
过了两年,始终没有答案,直到张艺谋导演的作品《长城》在北美首映的那天
晚上。那是他两年之后,看的第一部中文电影。他震撼了,震撼他的不是视觉
特效,而是五千年文化的美。震撼他的,是军在塞外“百战沙场碎铁衣,城南已
合数重围”时候毅然决然的勇气和信念。震撼他的是五千年来的仁义礼智信的展
现。电影结束,被震撼到的不仅仅是他,还有全场所有在座的外国人。也正是
他们到最后不由自主的掌声,最终惊醒了他,让他找到了在他血液里流畅着的
中华魂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,炎黄血脉是他的一部分,就像现在七月一日披
着的枫叶旗也是他身份的一部分一样,他发现茶叶和枫叶从没有冲突过,而正
是它们奇妙的相遇,成就了今天站在东西方两个文化交叉点上的他 。
是的,那个小男孩就是我。从那时起,我开始转变,开始对中国文化感
兴趣。回到北京,我发现,最美的就是凌晨五点,听着多伦多街头的流行音乐
,坐在景山和朋友等日出。茶叶与枫叶的相遇不但不矛盾,而且别样美丽。知
名华语电影《东邪西毒》里面说:“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,见到一座山,就
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。我想告诉他,可能翻过山后面,你会发现并并没有什么
特别。回望之下,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。” 从去年开始,我在断了几年之后

,又选读了中文课。一路走来,从历史悠久的茶叶之乡中国到枫叶国度加拿大
,我感谢所有的经历,让我最终找到了我 在西方文化下的中国灵魂。
Jack Gao
十六岁
指导老师李老师联系方式4164881125×3305

Admin

微信二维码分享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