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伦多求学记
作者:江雨舟
去年九月,我从广州来到多伦多读小学五年级。半年多来
,我发现这里的学校跟中国的学校不一样,有许多新鲜的东西

刚来时,印象最深的是校园不同。在广州,学校通常很美
,那里有高大雄伟的教学楼,宽敞明亮的教室和先进齐全的教
学设施,尤其是标准化的体育场和塑胶跑道,让人一看就知道
这是育人的神圣场所——学校。学校草坪很少,不允许践踏,
草坪上还会插上“小草依依,踩之可惜”、“小草在睡觉,请勿打
扰”等提示标语。在多伦多,好多学校又矮又小,通常只有两层
高,很不醒目,从远处看像低矮的仓库和厂房,没有华丽的外
表,没有现代化的教学设备,更没有标准的跑道,只有宽阔的
草坪,随便学生在上面踢球、跑步、打滚……
后来,学习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广州和多伦多学校在上课
上也大不一样。在广州,我所在的小学每周一上午都要举行一
次升旗仪式,学校要求师生统一穿上校服,面对庄严的国旗齐
唱国歌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还有老师和同学在国旗下的讲话。
在课程上,以语文、数学和英语为主科,基本上每天都要学习
这些课程。上课前有早读,有老师辅导;上课时学生正襟危坐
,不可东倒西歪。课后老师布置有大量的作业,每天晚上11点
左右能才完成,有时甚至要到凌晨12点后才做完。此外,寒假
有寒假作业,暑假有暑假作业,开学时老师会认真检查假期作
业情况。
多伦多小学以英文、法文和数学为主,每天上课前都要唱
加拿大国歌《啊,加拿大》。其它课程有音乐、体育和科学等
。音乐课以学乐器为主,有笛子、萨克斯、长笛等,老师教大
家用不同的乐器演奏相同的乐谱。课间休息时间也不同,在广
州,下午上三节课,课间休息10分钟,下午5:30放学。在多
伦多,下午通常只上一节课,课间休息20分钟,下午3点就放学
了。放学回家后,作业很少,有时整天都没有作业,有作业时
也不会太多,通常1个小时,有时甚至半个小时就能做完。
最近,我发现在学校吃午餐也大不一样。在广州,中午休
息时间长达2小时,所以家离学校近的同学就回家吃午饭,家离

学校远的同学就在学校教室吃午饭。学校午餐通常是两菜一汤
,其中一个菜是肉菜,另一个菜是蔬菜,而且周一到周五每天
都吃得不一样,比如今天吃清炒土豆丝和南瓜炒肉,明天吃苦
瓜炒番茄和宫爆鸡肉。在多伦多,学校中午休息时间不到1个小
时,很少有同学回家吃午饭,大部分同学自己从家带午餐,有
的带西餐快餐,如汉堡、炸鸡、薯条等,也有的带中餐,如广
东菜、四川菜等,还有的同学带印度的咖喱饭、意大利的空心
面等,整个教室弥漫着各国菜香,让人垂涎欲滴。
去年十月中国国庆节时,中文老师教我们一首小诗:“中国
国庆十月一,五颗星星照大地。加国国庆七月一,枫叶飘飘真
美丽。”是的,我爱中国,她是我的祖国,我的母亲;我爱广州
,她是我出生的地方,我的家乡;我爱加拿大,她像养育我的
母亲;我爱多伦多,她是我求知、成长的地方,是我的第二故
乡。
今年年初,我有幸参加“同根同梦·少年中国”2019年全国少
儿春节联欢晚会演出。在北京,有朋友问:你在广州和多伦多
都上过学,你更喜欢在哪个城市读书?这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
问题。我说:两个我都喜欢。广州的教育像爸爸一样严肃、严
格,让我学到很多知识,我喜欢广州的现代化气息和规范化的
教学;多伦多的教育像妈妈一样宽松宽容,让我快乐成长,我
喜欢多伦多宽松自由的教学环境和宽容开放的文化氛围。
我很幸运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亲严格,母亲慈祥;
我很幸运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,接受中西两种不同的教育和
文化。我相信,这些东西会让我茁壮成长、受益终生。
作者简介:
江雨舟(英文名:Katie JiangGuo),女,11岁,目前就读
于安省世嘉堡Banting and Best Public School 5年级,曾在广东省
广州市小学学过3年中文。自2018年8月起,周末到多伦多双快
中文学校大班学习,2019年4月升入该校高级中文阅读写作班
学习。
指导老师:罗阳富,联系电话:647 740 9766 ;邮箱
:helloallenluo@gmail.com,微信名:双快中文罗老师。

admin

微信二维码分享本页